白胖2号

布袋戏,主金光

20171112 魆妖记编剧杂谈(下)俏如来相关PTT问答汇总

小跑跑控八字眉:

继续补档编剧访谈,希望不被屏蔽。


为防止河蟹部分提问酌情省略,分两部分发。


++++++++++++++++++++++++++++++


PTT提问部分(部分提问涉及政治数据或太长故精简省略)


1、龙子说的站在师兄弟二人对立面,是说他会永远站在民众一边,这个意思?


不,是指跟这师兄弟两人永远在道路上对立。


2、感觉俏哥这次在海境目的是追求宏观上的和平以及可见未来里的安定,倒是蛮符合教授做法啦,可感觉不太像以前的俏哥啊……这也算是俏哥的成长吗?


因为以前没类似的机会让俏哥选择啊。


3、俏哥是墨家巨子唉,还对抗过地门跟魔世,雨相居然还会中俏哥的轻敌之计,海境人是不是天生自大啊xd


其实雨相已经闪过很多次俏哥的语言陷阱了


那一场戏,俏哥句句都在套话,雨相闪了很久,最后才失误


其实要说是自大,不如说他有点乱了阵脚。


俏哥完全出现在他意料之外。他之前一直把假想敌当成未贵妃的


临时换人,才让他意外失误。


4、砚寒清问未珊瑚站在什么立场时,是站在自己的立场,还是墨家的立场,或是既得利益者的立场?俏如来的回应,又是站在什么立场?


这句看不太懂


试吃鱼的立场,自然是以自己所在阵营的立场。(北冥皇家)


未珊瑚的立场,必须走到反北冥皇家的立场(梦求孙立场)


是吃鱼问,是想确定未珊瑚的立场


俏如来的立场,则是墨家与师相的立场。(尽快结束战争与情感立场。)


5、俏如来为何无法像云海过客一样掩饰自己墨家巨子身分?不管是老金光的史艳文、隔壁棚的素贤人还是新金光的云海过客 基本上都是用假身分,掩盖别人可以猜测但只要装的好 也很难猜破 为何俏如来不这样做 是设定上需要武功高吗?


没必要为何要伪装?没意思吧@@


6、海境线有文以载道吗?如果有,请问载的是何道呢?


即便是相同的理念,也可能因为不同的道路而走上极端。


这个故事里头,两造都非反派,但若你执意将某一方打成反派


那就进入了『阵营』


而阵营是带有偏见的


阵营之外,你会视对面一方如寇雠


如北冥华,至死对鳍鳞会的认知都是偏见


我倒不是说,要相互理解才是答案,那太无趣了


我在这里显示的是一个现象


一个不可能和平共存的现象


知道这个现象,并且理解这个现象


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就会不一样


7、认可天下无魔的俏如来为何会任意就与纵横家为敌?明明撩乱海境的是墨家雁王雨相藏龙到最后根本没有犯啥罪过,最后把责任全推到他身上 也太怪异了


最好是雁王啦XD


雨相是螭龙案卷的主使者,但他只是让自己的手下去做这件事


他一直间接掌握权力,且最后关头也是打算卖掉鳞王


这样算没罪过,说不过去吧


8、八纮稣浥是纵横家吗?皇城方会把他定调为纵横家、阴谋者、叛乱起源吗?还是为民发声的先烈?或是含糊其辞、简单归因为叛军领导者,日后渐渐隐去这个人物的存在?对于这次战乱,鳞王会希望史书怎么记载呢?虽然魆妖30里鳞王下诏「过往玄玉府、鳍鳞会众,尽免其罪」,但意思是说因为他们正好在民生困苦时受人煽动才免罪,还是真的觉得原因是自己才薄德孤照顾不好百姓,或是会老实交代欲星移的布局并自己承担责任?对于这段历史,皇室日后会为叛/军平反,以史为镜,引为施政警惕吗?还是希望人民淡忘,刻意隐没这段过往呢?目前鳞王是把鳌千岁和鳍鳞会的叛/变推到雨相挑拨上,但如此漏洞百出而不堪一击的谎言应该很快就会被拆穿吧?到时候鳞王会想怎么诠释这段史实呢?


这问题太杂,一一回答


章鱼不是纵横家,他是革命家


官方会把他定位成民乱首领。含糊其词


但作为精神领袖,他会一直存在,当北冥家的暴政再起时,就会成为号招的口号


下诏罪己,基本上都会说是自己才薄德孤,但不可能交代欲星移的布局。


因为这么复杂的事情,也不是简单能交代得清楚的。


至于这段历史,要看后任的君王的政治思想跟手腕了


推到雨相上倒不会漏洞百出


别忘了金光的基调设计就是:历史可以被掩埋跟窜改


SO~~


9、鳞王对关外状况的不知情程度为何?北冥缜是欲星移派去边关的还是北冥封宇自己派的?北冥封宇知道吗?边关会传战报或日常报告回来吗?欲星移有压下报告吗?鳞王有过问边关状况吗?是因为欲星移的隐瞒而对北冥缜产生疑虑进而猜忌疏离吗?


他只知道关外有不服的鳍鳞会,但不知道壮大到这种程度,锋王去边关是北冥封宇的命令边关会有战报,但之前的冲突都很零星且破碎,完全不知道对方的战力有多少


对他而言,锋王是镇守边关的皇子而已,虽然疏离,但不至于搞不清楚状况


只是鳍鳞会这些年也没闹大事,一直厚植实力,而欲星移明明知道,却不奏报


10、总监曾以法国大革/命为喻,那么剧中的欲星移和鳍鳞会,是分别对应吉伦派和雅各布布宾党吗?但鳍鳞会似乎并没有像法国大革/命后那样有执行恐/怖/统/治的意图?毕竟除了杀鲲帝祭太虚,当初鳍鳞会打到皇城周围村落时,宗酋也阻止手下跟平民的争执了,并没有一言不合就砍鱼?对于宝躯和鲛人,也是打算和未珊瑚、蜃虹蜺跟雨相合作,似乎并没有如砚寒清所言要屠杀殆尽的意思。而且如果真的杀光他们,那以后就生不出龙了不是吗。而对鲲帝的偏见,宗酋本人究竟有无其他个人私怨?还是纯粹认定鲲帝治下不见天日?砚寒清对八纮稣浥的评断、俏如来对叛军的忌惮,是源自他们个人的判断,还是编剧也这么认为?


举例归举例,故事归故事


我不想把章鱼哥写成反派,自然也不会让他屠/杀人民


这个故事从头到尾就是两个相同想法的阵营,因为路线不同而冲突


每个角色的判断,是从每个角色的理解出发,不一定就是真实


角色说的话不是真理,是角色本身想法的投射


试吃鱼认为,章鱼哥势必屠/杀宝躯与鲛人引发下一波争斗。


那是试吃鱼站在可能的发展下,包含他对章鱼极端的行为,所以引发的臆测


而章鱼哥认为要减损这个伤害,可以藉由雨相、未珊瑚、蜃虹霓来减损可能的阻力


但章鱼哥也不否认必须经过的屠/杀


章鱼哥根本不接受龙,他要的是没有阶级的海境,所以要有杂种当君王


但终归是臆测。


且莫说雨相是纵横家,即便雨相不是


一切真能如他所说的那么顺利?而不会有其他宝躯跟鲛人作乱引发下一场战争?


连同后面的那些问题,都是一样的


每个角色有他自己的判断,这些判断是来自于他本人所见所闻所知


但这些对于未来的判断


『没有哪一个是肯定正确的』


11、俏如来只是俏如来,默苍离不需要培养出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传人,但是俏如来在海境的立场,真的是默苍离乐见的吗?金光的墨家真如未珊瑚所言是站在既得利益者一方,还是正好海境的师相和俏如来这两位墨家代表都站在既得利益者那方?金光墨家两千年来的核心理念,真的是为了保护既得利益者的权势永垂不朽,以免底层动乱「创造另一个既得利益者」?不论动乱的原因是不是因为民生困苦无法存活这样的基本需求?默苍离面对海境乱局,也会选择这种方式吗?羽国的比鹏和三万大军,也是无辜受害的吗?或者这段雁王的回忆剧情是要影射海境鳍鳞会咎由自取呢?


在这个故事里头,我着力去避免任何污名化章鱼的桥段


写简单的好坏很容易


我让章鱼杀人放火几次就OK了


但是我没有这样做


我写的东西很简单,两个相同目标不同路途互相的碰撞


就跟梦虬孙的选择一样


你不是占一边,就是闪一边。


谁对跟谁错,双方都有自己的道理


试吃鱼的说法,章鱼的说法,信谁,谁就是对的


最后战争,就以某一方的失败结束。


而海境是否真的民生困苦,民不聊生?


讲点政治性的话


打开新闻,看到哪里又有悲惨困苦的人


底下一堆推文,说现在台湾民不聊生,天怒人怨


他们还是上网说的、、、、


说不定还是手机发文。


嗯、、、民不聊生的定义、、、


或许我现在也是民不聊生的一员吧


海境肯定有不公


但海境的不公程度


看你是相信章鱼的民不聊生


还是其他人说的,鳞王是个仁君


12、总监曾赞鳞王知人善用的能力卓绝更胜诸弟,但未珊瑚只想宝躯上位,掀起腥风血雨在所不惜;欲星移似乎也没把多年被困关外民不聊生的波臣百姓当人看,这样的用人是否表示鳞王对于下层人命的重视程度实际上不高?毕竟战况危急时北冥封宇甚至还惦念着没给雨相办寿宴,却没想过他问砚寒清为何不能和谈的对象已经挨饿受冻了多少年死过多少人。因而他跟北冥缜的隔阂是否有可能其实是因为三皇子过度耿直,不懂得端皇室架子失了皇家体面?北冥封宇甚至在收到姐姐骨灰时以理所当然的语气认定是因其姐的皇家威仪(贤淑沉静)才使盗侠这等贼子贱民不敢轻犯,在在显示对底层人民刻进骨血的鄙夷,恍若无从自知一般。这样的王室权贵是墨家巨子俏如来想维护的吗?被恶意压迫的人民反抗会被扣上「成功后难保不会成为下一个既得利益者」的大帽子,然后就能以大义名分全数牺牲?当初对付九算,俏如来与默苍离身影训斥玄之玄权利使人腐化,但难道连剥夺百姓的基本生存权,也能算是遏止钻营利益者的手段吗?


未珊瑚在鳞王清醒的时候,始终无掌权之机。欲星移是隐瞒关外的状况。


而关外的波臣是因为对于皇室的不满而决定前往困苦的关外,为对抗皇室而努力


皇城几次招安都无法成功,这,不好怪罪欲星移吧


关于锋王的隔阂那段,就过度解读了,鳞王不喜欢锋王的理由剧情中有解释


北冥封宇也没有说过盗侠不敢侵犯这段话吧


当然,你的想法也有你的道理


金光的世界本来就不是绝对的黑白跟正义


13、为什么身为墨家巨子的俏如来会毅然站在欲星移/鳞王方投入战争,而从来没打算去收集一下鳍鳞会的情报,连首脑名字都是后来才问的?理论上墨家应该是苦民所苦的学派,俏如来完全不关心波臣为何聚集关外吗?或者是从哪里得知/认定鳍鳞会的立场不值得自己同情在意?「娘娘说,墨家总是站在守旧者的立场,但谁是永远的既得利益者?改朝换代,就是新的一批既得利益者。历史不能重来,对错,只有当时的分辨。谁又能断定没有发生的未来,会是更好的结果。墨家的宗旨一贯如此,选择,然后减少伤亡。」所以这是俏如来在当下的分辨做出的最好选择吗?(后略)


只回答前面的部分


俏进场的时候,就是为了欲星移而来


而鳞王有改革的决心,剩下的只是选择一方而已


你有你的理念,章鱼有章鱼的理念,鳞王有麟王的理念,梦求孙也有自己的理念


因为彼此不兼容,所以走上斗争


招降是不可能,束手待毙也不可能


所以最后只有一方倒下才能结束


只有选择跟你相信哪条路而已


14、俏如来怎么看待墨家思想、自己的巨子身分?或者金光的墨家学说跟现实中完全不同?「若皆仁人也,则无说而相与。仁人以其取舍是非之理相告,无故从有故也,弗知从有知也,无辞必服,见善必迁,何故相?」(非儒)墨子认为两军相交,如果两边都有好理由,那应该能谈和而不用动兵。


金光的墨家跟现实的墨家当然有所不同


但这个问题的响应跟之前是差不多的


底线是不可犯之境地,这是手段的制约


而海境的改革,是两造理念的不同


谁也不知道哪边的未来是正确的,他们只是相信自己选择的是正确的。


15、之前的问答里,总监说没有政权完美无缺、每个人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说话、鳞王想温和改革、鳍鳞会胜利事情才刚开始、墨家选择伤亡最少的那方、俏如来要一次解决海境的问题(中略)以现实中的墨家角度而言,希望上层改革的鳍鳞会出发点并没有错,是因为欲星移刻意让鳞王的仁政无法扩及关外,才使得关外民心尽失,只能举兵造反,以为所有鲲帝都不值得信任。那为何俏如来和鳞王在逐渐得知关外情形以后,仍然认定鳍鳞会就是该铲除的乱源呢?明明鳞王自己都知道是官/逼民反了,却仍是庆幸有砚卿和俏如来帮助自己打胜仗「平乱」?为什么对一切知情的砚寒清还能出口「戴罪立功」?鳍鳞会到底何罪之有?起了冒犯皇室正统之心吗?俏如来怎么看待这些墨学思想?又怎么看待他自己的巨子身分呢?这些学说内容,在金光的墨家能可适用吗?


这个问题很长


但俏如来承继的理念,是尽快结束战争减少伤亡


你的问题有一个起始点是有问题的:你已经认定章鱼方是对的


进入这个问题,就是跟你辩论章鱼到底是不是对的


而我并不想讨论这个问题,因为我并不认为章鱼方是错的


但反之,如果就鳞王方来讨论这个问题,我也不会否定


因为我也不认为鳞王方是错的


因为坚信自己是对的,所以相互对立,海境线的剧情就是这样展开的


所以最后的答案只有回归选择


你选择相信哪一边而已


如果你能接受鳞王方是对的


那俏哥的选择就没有问题了


他是尽快结束战争,和平推动改革派


仅此而已


16、纵横家在剧情里的定位,是墨家死敌,还是可敌可友?


没有怎样的定位吧,每个人是基于自己的价值观与理念去进行故事


所以怎样的情况都可能发生


凰后多数时间被定位成反派,但元邪皇之乱时,他是偏俏哥那边的


金光的世界一直只有价值观跟自身利益的冲突下进行碰撞


要简单的定位,大概只有


墨家认为纵横家坏坏


纵横家认为墨家坏坏


17、直播时总监再次强调八爪不希望鳞王这样的仁君削弱人民的斗志,还说他反而希望来个暴君,那么他曾经对鲲帝(是指北冥皇渊吗?)怀抱过的希望是什么?如果欲星移没有培养民怨,八爪反而会比较扼腕吗?八爪要的海境未来是什么?有想过民主吗?还是只想要龙族称皇?(后略)


你用很多历史典故


但这是用一个已发生事实来推证未发生事实


在这里我并无意去辩证这一段历史


而且这个问题,本质跟前两个问题基本是一样的


最后,写这些戏码,不代表我的政治倾向


真奇怪,怎么有人总以为我写杀人犯,就是我想当杀人犯呢?


18、现在的海境真的有比较平等吗?鳞王及海境子民对平等的概念多了哪些体认呢?


这个有没有,端看你信不信


如果问章鱼,章鱼肯定说还是不平等


这不就是整个故事所说的,选择与相信吗?


19、误芭蕉和剑无极是同类人,他们资质差,但梦想成为顶尖剑客、谋士。


剑无极的道路,是更努力的练剑 ,让自己能保护心爱的人;


误芭蕉的道路,是选择个好归宿 ,让心爱的人能保护自己。


同样是资质差、有梦想,为何编剧给予误芭蕉一条安逸平稳、不艰苦的道路呢???


女人发现自己能力不足后,不思进取 ,


而是选个温柔的上司,或是实力强大的同事嫁了,这应该不是金光想传的道吧!!


篇幅有限 ,我只列举这一档出场的几个女性……


但大部分的金光女性角色,她们的宿命都类似忆无心、误芭蕉、凤蝶,


无论一开始如何上进、自由、勇敢的女人,最终都将成为被动的饰品。


我并不介意纯阳刚,完全排除女性的武林,


但我没办法接受原本积极进取、勇敢无畏的女子们,成为一支又一支的花瓶……


除此之外,很希望金光别在直播中开黄腔,


比如,李剑诗的胸部、修儒登大人、千人斩……)


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这种笑话,像我就觉得不太舒服 。


并非说情色、欲望就是糟糕、下流,端看如何表现。


像凰后开枪乳摇就很美很霸气!!


套句在开枪特辑里的总结:


「我们没有物化女性 ,我们只是艺术化了她。」


但之前直播上的直接嘲笑身体特征,我并不觉得是在艺术化李剑诗与凰后。


细思金光一路走来的剧情与企划:


误芭蕉归宿、翁婿大战*2、偷袭是女人才会做的事、曼邪音P皱纹 、女暴君洗白……


假若只踩一两次地雷,这也许是个偶然;但以金光的频率,这大概是个必然。


很希望金光能厘清这些剧情引起反弹的原因、以及它们背后代表的社会意义与逻辑……


我很严正的回答这篇文


一叶遮目,是因为你看到了这些角色中的你不喜欢的一部分


但金光的男性角色,一样有很多不堪的一部分


追求家庭不是唯一的价值观,但也不是每个金光的角色都追求家庭


家庭价值是普世价值,同样追求家庭价值的男性角色,更是多不胜数


早期的银燕,小空,史艳文,到现在的藏镜人


曾经登场的鲁缺、废苍生,现在的狼主。


因为这本来就是普世价值的一环,正常状况下


剑无极肯定也想跟凤蝶组织一个家庭,甚至史艳文也可能问俏如来终身大事


难道史艳文问俏如来:你年纪不轻了,是否有中意的姑娘。


这就没问题


如果藏镜人问忆无心: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这就是男性沙文?


一百个人,一百种性格


我的思考只有角色与性格,没有政治正确的问题。

评论